• <em id="zs9m2"></em>
    <dd id="zs9m2"><pre id="zs9m2"></pre></dd><form id="zs9m2"></form>

    <form id="zs9m2"></form>

      <nav id="zs9m2"><big id="zs9m2"><video id="zs9m2"></video></big></nav>
      <em id="zs9m2"><acronym id="zs9m2"><input id="zs9m2"></input></acronym></em>

    1. <dd id="zs9m2"><big id="zs9m2"><noframes id="zs9m2"></noframes></big></dd>

          1. <dd id="zs9m2"><track id="zs9m2"></track></dd>
            <th id="zs9m2"><track id="zs9m2"></track></th>

              科研成果

              您的位置:首頁 - 科研資訊 - 科研成果
              牛昉:退耕還林(草)的實踐經驗與啟示
              發布時間:2019-10-25     作者:陜西網   訪問量:151次   分享到:

              20年前發端于陜西延安吳起的退耕還林(草)是黨中央、國務院實施西部大開發,改善生態環境的重大戰略舉措,是一項集生態、經濟與社會效益于一體的跨世紀系統工程。政策的實施對我國尤其是西部地區經濟和社會發展產生了巨大而深遠的影響。它標志著傳統的以過量消耗自然資源、破壞生態環境為代價的經濟增長模式的終結,是西部大開發背景下我國大農業空間結構的戰略性調整。陜西是全國退耕還林(草)重要區域和最早試點省份之一。陜北又是陜西退耕還林(草)集中的難點重點地區,生態環境問題的嚴重性、多樣性與經濟社會發展相對落后交織在一起,涉及的面廣,治理難度大。因此,在政策推進的過程中,陜西結合當地的實際情況,堅持因地制宜,尊重并充分發揮廣大人民群眾的聰明才智,在實踐中探索總結,積累了豐富的極有價值的經驗。

              一、政策引導與群眾積極參與是退耕還林(草)全面推進的基礎

              1999年8月6日,時任國務院總理朱镕基來延安視察,在寶塔區燕溝流域提出了“退耕還林、封山綠化、個體承包、以糧代賑”的十六字治理措施。之后,國家通過出臺一系列文件法規將這一政策具體化、制度化,以保證退耕還林(草)的順利推進。2000年3月國家林業總局下發了《關于開展2000年長江上游、黃河中上游地區退耕還林試點示范工作的通知》,同年9月國務院發出《關于進一步做好退耕還林還草試點工作的若干意見》,2002年國務院下發了《關于進一步完善退耕還林政策措施的若干意見》,同年12月頒布了《退耕還林條例》,2003年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加快林業發展的決定》重新定位了林業的生態地位,明確提出完善林業產權制度、加快推進林地承包地流轉以及發展非公有制林業。并針對試點中政策執行情況及存在的問題,對退耕還林(草)政策的目標、原則、范圍、組織管理、規劃設計、造林管護、檢查驗收、錢糧兌現等進行了重申、補充和完善,并以立法的形式加以確定。各地政府精心組織,及時足額將補助的錢糧發放到農民手中,贏得了農民的信任與支持,激發了他們治山治水、搞好退耕還林(草)工程的積極性、主動性和創造性,使山區群眾真正成為實施退耕還林(草)的主體。如陜北白于山區山大溝深,退耕地離家很遠,有的農民每天背著干糧走幾十里山路去植樹造林,正是廣大農民的這種高度熱情和吃苦耐勞精神,成為退耕還林(草)順利進行的基礎。

              二、各級政府精心組織是退耕還林(草)順利實施的保障

              退耕還林(草)再造一個山川秀美的西北地區,是西部大開發一項重要而艱巨的任務。按照中央提出的“退耕還林、封山綠化、個體承包、以糧代賑”的政策措施要求,轉變發展思路,堅持把生態環境建設作為實施西部大開發的切入點和首場戰役,把退耕還林(草)、建設秀美山川確定為陜西相當長一個時期內的重大任務。為此,成立了以省長為組長的山川秀美工作領導小組,林業、計劃、財政、糧食等相關部門負責人為領導小組成員,全面統籌謀劃陜西退耕還林(草)的組織實施。堅持先行試點、規范運作、保證質量、穩步推進,先后制定了《陜西省退耕還林(草)試點糧食供應暫行辦法》《陜西省退耕還林(草)試點資金報賬制暫行辦法》和《陜西省退耕還林(草)種苗生產供應暫行辦法》,摸索出了一套行之有效的補助錢糧兌現工作方式。實事求是地核實退耕還林(草)面積,并將退耕還林(草)補助錢糧兌現納入政務、村務公開內容,通過兌現到戶表在村公布,兌現到村表在鄉公布,兌現到鄉表在縣公布的“張榜公布,三榜定案”方式,保證了退耕還林(草)補助錢糧兌現的公開、公平和公正性,確保如期將糧食補助、現金補助、種苗和造林補助兌現到退耕戶手中,使國家退耕還林(草)政策得到全面落實。

              三、探索出多位一體的生態建設新模式

              陜西延安在實踐中逐步摸索出以恢復和治理生態環境為中心的綜合治理,形成“封、改、退、還、建”以及“四結合”等多位一體的生態建設新模式,確保了退耕還林(草)工程積極穩妥地向前推進?!胺狻本褪欠馍浇?,防止人為破壞,充分依靠自然界自身的修復能力恢復植被?!案摹本褪歉牧计贩N,改變飼養方式?!巴恕本褪菍?5度以上的低產坡耕地都退了下來?!斑€”就是將退耕地和荒山荒地還林還草?!敖ā本褪墙ㄔO高標準基本農田,根據當地區域不同特點,確定基本農田建設標準。并堅持“四個結合”,即把大面積封禁與小流域治理結合起來;把退耕還林(草)與調整產業結構結合起來;把發揚艱苦奮斗精神與依靠科技進步結合起來;把政府的行政推動與利益機制的調動結合起來。

              四、把退耕還林(草)與生態產業發展有機結合起來

              退耕還林(草)政策實施以來,陜西退耕地區因地制宜做了大量的探索實踐,形成了各具特色的產業種類,成為當地經濟社會發展和人民群眾生活的重要支撐。畜草業既是陜北地區的傳統產業,也是退耕還林(草)后逐步形成的一個發展潛力非常大的新產業,紫花苜蓿、沙棘、沙打旺等種植面積的擴大、生產能力的提高,既有很好的綠化、改善生態環境和水土保持功效,又為發展養殖業提供了豐富的綠色原料。林果業是陜北地區退耕后興起的又一重要產業,蘋果、紅棗、仁用杏等已經形成種植規模,洛川蘋果、延川紅棗等品牌已為國內外消費者所認可,市場占有率逐年提高,林果業的迅速興起,使退耕后因耕地面積減少的農戶家庭收入有了新的保障,同時使農產品加工業在陜北地區快速成長。大量的農村勞動力從廣種薄收、隔山種地的傳統農業生產方式中解脫了出來,集中精力經營高效農業、特色農業和精品農業,二、三產業也有了較快發展,大量的農村勞動力向城鎮轉移,這是延安在產業培育與發展中出現的一個新景象。按照“民營、民建、民管”的原則,培育和發展了一批產業化經營的龍頭企業,組建各類流通中介組織和專業合作組織,提高農產品生產、加工、運輸和銷售等環節的組織化水平以及與市場對接的能力,真正使農村主導產業成為退耕后農民增收的主渠道。

              退耕還林(草)從1999年啟動到現在已經20年了。20年來,經過兩輪的實施,這項被退耕還林(草)地區廣大群眾視為“天”字號的工程,已逐步深入人心,引起全社會的廣泛關注。20年來,在國家退耕還林(草)補償政策的有力推動下,不僅確保了當地老百姓的實際利益,也展示出生態環境改善所帶來的長遠利益,因而這一政策得到了當地政府和廣大農民群眾的廣泛支持和擁護。實施范圍在不斷擴大,參與群眾也持續增加,退耕還林(草)地區局部生態狀況得到明顯改善,廣大農民從國家政策中獲得相對穩定的收益,農村產業結構也在不斷的調整和優化之中,政策實施的近期成效顯著。

              20年后的今天,當我們回過頭來重新審視這項世界上投資最大、政策性最強、涉及面最廣、群眾參與程度最高的生態工程時,我們可以清晰地看到政策的實施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取得這些成就最為關鍵的是國家一系列補償政策有效解決了生態與生存之間的突出矛盾,使日益惡化的生態環境得到明顯改善,同時,也極大地拓展了退耕還林(草)地區的發展空間,形成了生態、經濟、社會良性互動的新格局。隨著后退耕還林(草)時代的到來,需要我們牢固樹立“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綠色發展理念,持續抓好退耕還林(草)工作,切實鞏固退耕還林(草)成果,不斷提高退耕還林(草)質量,將生態建設與經濟社會發展統籌協調推進。

              一是持續推進退耕還林(草),進一步增強人民群眾福祉。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的轉化,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需求日益廣泛多元,尤其是對干凈的水、新鮮的空氣、潔凈的食品、茂密的森林、廣袤的草原和優美宜居的生活環境等的要求越來越高。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良好的生態環境是最公平的公共產品,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退耕還林(草)是我國生態建設中具有保護和恢復功能的基礎性工程,經過20年的實施,極大地改變了退耕還林(草)地區乃至全國的生態狀況,也積累了極其豐富和寶貴的經驗。民之所望、政之所向。我們要順應人民群眾從“求溫飽”到“求環?!钡臒崆衅诖?。

              二是加強生態環境保護制度建設,鞏固退耕還林(草)成果。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只有實行最嚴格的制度、最嚴密的法治,才能為生態文明建設提供可行保障”。退耕還林(草)既是生態建設工程,也涉及到對生產關系的調整,建立和完善法律法規是確保其順利實施的根本途徑。退耕還林(草)20年來,中央、地方政府和數以萬計的廣大農民,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財力,今天的成就來之不易、十分寶貴,因此,只有用最嚴格的制度最嚴密的法治加以保護,讓制度成為剛性約束和不可觸碰的高壓線,以此倒逼生產方式和生活方式變革,從而防范和化解生態環境風險,建構人與自然互動互促的良好關系。

              三是調整和優化林草結構,促進退耕還林(草)可持續發展。退耕還林(草)工程的實施,使以延安為代表的黃土高原植被明顯增加,生態功能大幅提升,社會經濟發展呈現出良好的發展態勢,實現了生態環境保護和社會經濟發展的雙贏。但同時,也面臨林草比例、林種結構不合理的情況,由于陜北本來就是水資源短缺地區,再加上因植被恢復使耗水量大幅增加,從長遠看會直接影響到水土保持乃至生態效果,并制約退耕還林(草)的可持續發展。因此,要通過優化林草比例、林種結構,降低高耗水的農產品種植,降低植被奢侈性耗水,實現區域水資源高效利用,化解因水資源短缺問題而帶來的風險。

              四是加快建立退耕還林(草)生態建設長效機制。生態建設具有周期長、見效慢、投入大等特點,同時,還涉及基礎設施建設、產業結構調整投入、政策性補貼等需要大量資金。因此,在進入后退耕還林(草)時代,要充分發揮國家及地方政府的整體引導效應,形成以國家投入為依托,探索撬動社會資本和民間資金投向生態建設,開辟多元化的投入機制。高度重視退耕還林(草)工程的綜合效應,健全退耕還林(草)工程長效機制,從經濟合理性與生態建設長遠性的雙重視角調整和優化國家退耕還林(草)政策,提高退耕還林(草)補貼標準,延長退耕還林(草)補貼期限,逐步建立退耕還林(草)動態補償標準,增強農民獲得感,調動農民積極性、主動性以及蘊藏在廣大群眾中的創造性。(作者系陜西省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所長、研究員,曾出版專著《退耕還林還草參與式評估研究》)


              牛昉,社會學研究所所長、研究員。

              (原文刊登在陜西網調研與決策欄目)

              鏈接:http://theory.ishaanxi.com/2019/1023/1027595.shtml?bsh_bid=5443157170&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
              真金棋牌下载